第四十五章:住院了

更新時間:2019-06-17 08:31 字數:2043

她情急之下,抱住傅商啟亂動的手臂,深怕真的把針頭甩下來。

一股熟悉的香味襲近,片刻安心的感覺讓他停下動作,低頭看向抱住他的人:“你怎么來了?”

華曦月突然意識到自己情急之下做了什么,也是這么抱住他才發現他身體就像一個火爐一樣:“傅商啟,你生病了,需要住院。”

傅商啟眉頭擰在一起:“不住。”他像是耍脾氣一樣把臉撇到一邊。

她確定能做出這么幼稚表情的他一定是燒糊涂了:“你現在全身這么燙,再燒下去就要變成傻子了。”

傅商啟的意識有些模糊,這是問了一句:“你會陪著我嗎?”然后還沒來得聽回答整個人就昏了過去。

醫生護士默契的上前接住倒下的傅商啟,華曦月的心提到嗓子眼,李琛宇也早沒了嬉皮笑臉的表情。

醫生安頓好傅商啟之后,對著華曦月說道:“傅總已經高燒有四十度,需要快速降溫,我們已經喂他喝了退燒藥,先觀察觀察,如果還不能降溫的話,可以嘗試擦身體進行物理降溫。”

華曦月臉上泛起紅暈:“好的醫生。”顯然醫生誤會他們是男女朋友了,這個時候解釋沒有什么意義了。

李琛宇倒是沒有想那么多,只是轉頭對華曦月說道:“商啟住院了需要一些換洗衣物,我先幫他回家拿,月月你照看一下可以嗎?”

華曦月想了一下說道:“我去拿吧。”

李琛宇擺擺手:“商啟這小子的家很難找的,我去就好了。”

華曦月猶豫了一下,決定還是解釋一下:“那個我最近遇到點麻煩,借住在傅商啟的家。”

我操,這句話是李琛宇最想脫口而出的,但是機智的他克制住了。

“那就你去拿吧。”

其實真實情況是李琛宇雖然和傅商啟是多年好友,但也并不是很清楚傅商啟住所具體位置。

除了華曦月,傅商啟從來沒有讓任何人到過他家。

更別說讓人借住了。

這一刻,李琛宇相信,商啟是真的對華曦月認真了。

回到別墅,李嬸正忙著煮晚餐。

看到華曦月衣著單薄,李嬸忍不住開口叮囑“小姐回來啦,最近天有些冷了,小姐出門要多穿點。”

華曦月點點頭:“我帶了外套在車上,傅商啟住院了,我回來是幫他洗漱用品過去醫院的,還有順道帶點粥。”醫院的粥應該不怎么好喝。

李嬸慌張的問道:“少爺怎么住院了?”

華曦月安撫道:“發燒了,醫生們開了藥吃了,現在睡著了,我回來給他帶點東西過去。”

李嬸急的打轉:“哎,那小姐趕緊上去收拾吧,我這就去煮粥,病人不能吃油膩的,暫時煮點青菜瘦肉粥好了。”

華曦月猶豫了一下,還是開口:“李嬸還是你去收拾傅商啟的洗漱用品吧,我不了解這些東西都放在哪里了,青菜粥我來煮吧。”

她好歹開過餐館,煮個青菜瘦肉粥不是什么問題。

李嬸想了下答應了:“那就麻煩小姐了。”然后轉身上樓到傅商啟的房間去了。

不到五分鐘,李嬸就下來了,而華曦月煮的粥才剛煮開。

“李嬸要不你來吧?”她被李嬸盯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李嬸擺擺手,眼底竟是一片精明:“小姐煮的很好,還是小姐來吧,而且少爺應該會很高興遲到小姐親手煮的粥的。”

華曦月有些窘迫:“我以前開餐館的,煮習慣了。”只是煮習慣了,不是特地為他煮的。

她心里暗暗說服自己。

李嬸卻了然般回道:“原來這樣,那少爺真是有口福了。”

華曦月發現李嬸很精明,無論她說什么都能被繞回來。

青菜瘦肉粥不到半個小時就煮好了,但已經是道路高峰期,到達醫院的時候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后了。

才到病房門口,華曦月發現門口兩邊站滿了人,她凝眉走近。

這些人還時不時的對著里面張望,其中一個眼熟的人看到她,恭敬的開口:“華小姐來啦。”

她有些一頭霧水。

“我是總裁特助,我姓趙,我們在公司見過的。”趙特助貼心提醒道。

她眉頭舒展開來,好像有點印象。

病房門口其他人都向她投來探究的目光。

她有些不自在,低聲問道:“趙特助,你們在這里做什么?”

“我們在向總裁匯報工作。”

“怎么不進去里面匯報?”

“人太多了,一起進去打擾了總裁休息就不好了。”

華曦月:“……”輪流進去就不會打擾嗎?這邏輯思維也是夠夠的。

她低頭看了看手拎著的保溫壺,里面正是她花了半個小時熬出來的粥,路上耽擱了點時間,不知道會不會已經涼了。

而且里面的人明明生病了還在工作,他剛剛好像空腹吃藥,這對胃的傷害很大,現在應該馬上喝點暖胃的粥。

她抱著保溫壺張望了一下,猶豫要不要現在進去。

趙特助勸道:“華小姐趕緊進去吧,總裁剛剛醒來看到華小姐不在有些生氣了。”

這話倒是不假,公司高層不識相選擇這個點來匯報工作,上趕著被冷凍,希望華小姐進去能解凍吧。

華曦月倒是不知道趙特助的心理活動:“生什么氣?”她不過是回別墅帶東西了,又不是跑路了。

“華小姐還是趕緊進去吧。”秦特助比了個請進的手勢,示意她進去。

她聽完轉身敲了兩下門,然后自己直接開門走了進去。

里面只有兩個人,傅商啟坐在病床上,用餐的小桌板已經放下來,上面放著筆記本,他一手撐在桌面上,冷冷的看著一個身穿筆直黑色西裝的人。

只見那人頭垂得很低,聲音有些小,哆嗦的說道:“傅、傅總,四季集團這個項目是、是董事長出面的,如果放棄了,董事長哪里怕是不好說。”

聲音越說越小,越說額頭上的汗水越是往下流,可見心里壓力有多大。

華曦月走了進去,看著表情十分冷冽的傅商啟,她有些后悔進門了:“那個,我還是先出去等吧,你們談好了再叫我。”

“站住。”聲音十分冷淡。^_^

ICP備16012254號 PinShu.com Copyright @ 2014-2016 武漢品書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@ 版權所有
电子游艺论坛白菜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