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六章 那就好生休養

更新時間:2019-12-13 13:26 字數:2019

皇上連忙走過去,看著虛弱的陌夜泠,拍了拍胸脯。

“你沒事就好,聽見這些狗奴才說,你暈過去,朕急忙敢來。”

陌夜泠想要起來行禮,但皇上攔住,并且還想將他扶在凳子上。

落淩滄說過,這些凡是有布的東西,碰不得,皇上的用意不淺啊!

墨珺顏將他抓住,皇上見她礙事,便說道:“朕是將你們送入行宮,這些奴才,怎么能讓黃花閨女,與王爺住一起?”

明擺著,要拆開墨珺顏,這才有機會對陌夜泠下手,她也不是看不出來,她立馬跪在地上,笑著對皇上說道:“皇上,臣是醫者,王爺病重,自然臣要隨時跟隨左右。”#_#

皇上倒是遇到難惹的茬兒,正要說話,可是陌夜泠打斷道:“皇上,她跟臣也有陣子,臣離不開!”

這萬年冰人竟然化了,皇上無話可說,只能允了。

墨珺顏將陌夜泠扶在地上坐下,說了很久的話,都是關于朝堂上,又很多臣子擁戴尚書大人,詢問陌夜泠為何?

墨珺顏倒是奇怪,這知道原因,非要來問陌夜泠,這不是多此一舉?

陌夜泠也是撩撩幾句,沒說其他的,皇上見無味,便走了。

晚上找陌夜泠尋仇的多,府門外到這內閣,連一個錦衣衛都沒有。

看來皇上很用心啊!

墨珺顏出門,布下陷阱,還有鈴鐺。

一旦有人要闖進來,這些東西都會觸動。

她安排好,將被子整理好,陌夜泠躺在里面,墨珺顏睡在他的旁邊。

他怎么可能會看著墨珺顏冷?等她睡著,陌夜泠將被子蓋在墨珺顏身上,兩人算是同床共枕。

他轉身,背靠著背。

第二日醒來,墨珺顏見被子全在她身上,連忙坐起來,摸了摸陌夜泠額頭,還好沒發燒,她這才松口氣。

他慢慢坐起來,看她這么慌張,便笑著說道:“怕我死了?”

墨珺顏沒說話,他們旁邊多了一份飯菜,樣式不錯,她拿起,先聞了聞,用銀針測毒,最后檢驗沒毒后,拿起喝了一口遞給陌夜泠。

“我不吃!”

他拒絕墨珺顏的好心,她一口將粥喝完,吃著美味早餐,實在吃不下去,躺在地上,想事情。

見她吃完,他才起來吃。

“你不是不吃嗎?”

墨珺顏切了一聲,嘲笑說道。

“你幫我試完毒,自然要吃!”

她知道他口是心非,明明就是關心她,非要搞這種。

吃完后,也算是日到三桿吧,外面來了一些錦衣衛。

將鈴鐺撕扯掉,嫌麻煩的,直接用火燒。

這外面鐺鐺的聲音,她覺得不耐煩,跑出去,將靈力收回,鈴鐺啪的一聲,全滾落下來。

她立馬用法力,將這些鈴鐺聚集在一起。

這些都是有靈力的鈴鐺,他們竟然這樣糟蹋。

她將這些定濃縮回一個小鈴鐺,轉身就走。

背后這些人都在說邪門的事,只是他們不懂而已。

很快這姜妃,倒是很積極,又是銀耳又是烏雞湯,還有人參等大補的東西送來,墨珺顏也是沒收。

“妹妹,雖說上次與你沖突,也是姐姐不好。”

墨珺顏現在可笑不出來,這姜妃的心思,她現在摸不透,畢竟她所有事情都藏的深,墨珺顏估摸著想要看看,可是陌夜泠上去捏了捏墨珺顏耳朵說道:“你呀,這么好的東西都不要。”

陌夜泠將衣袖籠罩著手臂,但是剛觸碰這木底,左手就劇烈反應。

百初的心血,像是感應到什么。

這時銀耳,人參里面冒出大大小小的蟲子,就連這木板,也開始冒蟲子。

陌夜泠的手止不住顫抖,并非懦弱,而是氣。

“呀!這是什么,快來人,快來人啊!”

姜妃嚇的不輕,直接暈了過去。

陌夜泠急匆匆跑出去,將這些扔在外面,蟲子密密麻麻爬出來,那木板失去表面顏色,這分明就是蟲子覆蓋在上面的。

錦衣衛只負責保護姜妃,他們兩人,沒人搭理。

墨珺顏將衣服侵水,將門關住,并且用衣服堵住門。

只是這水恐怕是用不了了。

陌夜泠的手,不知道怎么回事,越來越粗,與他另一只手相比,整整粗了一倍。

這時門外還是跑來蟲子,他們啃食木板。

“你快走!”

這個蟲子看來不簡單,剛剛端的人,竟然這些蟲子不咬她?

墨珺顏躲在陌夜泠背后,這一幕她恐怕束手無策,這蟲子她從未見過,現在竟然無法控制了。

蟲子跑的到處都是,皇上也趕過來。

它們像是著迷一般,一直咬這房子。

“這可怎么辦?”皇上著急的說。

倒是身邊這些謀士,見過這些蟲子的說道:“皇上,這個蟲子,只能燒了,蟲本目曾經說過,蟲咬木也,怕火!”

皇上倒是沒直接說燒,外面細微的聲音,他們聽不清楚。

但沒多久,外面一股子油味,隨后一把火點燃。

屋子夠嗆,姜妃在旁邊看見火越來越旺,心里舒坦些。

隨后走進來的便是落淩滄,身后的這些將士,立馬拿起木桶,將這小火撲滅。

房子上被燒的蟲子落下。

“皇上,里面可是王爺,你可想清楚啊!”

出來擋著的人,竟然是落淩滄,姜妃怎么也沒想到,他竟然不想除掉陌夜泠了?

“將軍,皇上做了決定,你把這大火撲滅有何用意?”

他看了看,上面的蟲子雖說多,但是遇到煙子,都是落下來了。

“姜妃,這蟲子怕火,可更怕煙!”

落淩滄的這虛偽兵,都是一人手里面拿著濕草,都點燃,紛紛熏這蟲子。

干癟的銀耳和人參,上面的孔卻多的要命。

落淩滄沒有只有用手拿起來,而是隔了布。

“皇上,這是蟲子的萌發處。”

這姜妃一大早就嚷嚷著,要送給王爺補身體的,卻用這種方式給他補?

但是他沒說什么,畢竟他也想要讓他們死!

屋子里面的人,聽著皇上的心思,他的心冷大半截,平日自己擁戴的皇上,竟然是這樣的人。

“好了,他就是被蒙蔽了,才會這樣的!”

墨珺顏安慰他,畢竟他一直擁戴的人,竟然想殺他。^_^

ICP備16012254號 PinShu.com Copyright @ 2014-2016 武漢品書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@ 版權所有
电子游艺论坛白菜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