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四章 傷心

更新時間:2019-12-13 13:26 字數:2057

“你現在立馬進去廁所,讓容夏竹接電話,還有這個這個男人是什么,我不管是誰,不允許容夏竹身邊有男人。”兩分鐘后我再打電話給你。

袁黎昕立馬掛掉電話了,許一寧慌了,她知道自己的末日來了,看著這個一臉無辜的男人,許一寧瞬間想弄死他了。

可是許一寧沒想那么多了,現在最主要的是找到容夏竹。

許一寧翻動著自己手機里的電話本子,試圖找到容夏竹的電話號碼,撥打過去,一分鐘過去了,兩分鐘也過去了,容夏竹還是沒有接電話。

這時候許一寧害怕了,她怕自己會被袁黎昕給吃了,但是她更害怕容夏竹在袁家出什么事情。

許一寧思考著,但是一聲手機鈴聲把她拉回現實。#_#

他手指顫抖地接起袁黎昕的電話了。

“喂,袁黎昕,許一寧去袁家了,她說袁家老爺找她回去點事,我不是不想告訴你,她讓我沒告訴你,我以為她會接電話的,但是她沒有。”許一寧有點害怕了。

袁黎昕腦袋忽然炸開了,他沒有想到他父親找她,更沒有想到她會自己赴約。

袁黎昕這時候很害怕,害怕失去她,他怕自己再一次回到從前,自己一個人的樣子。

他瞬間抓起自己的車鑰匙,推開辦公室的大門,奔跑出去。

在外面本想著下班的的人看見老板急急忙忙地跑出去,一定有什么大事。

許一寧沒有再聽到袁黎昕的電話,就知道出事了,她只求容夏竹不要怪自己,她也是為她好。

許一寧看著那個男人,心情再次低落,把他推出去,不管死活,氣死她了。

袁黎昕開著車飛奔回到袁家,一路上闖紅燈,仿佛不在乎自己的生命。

一路上,袁黎昕只希望她能夠好好的,沒有什么,要不然那些人就是陪葬。

袁黎昕的手握成拳頭,一拳打著方向盤上,他把容夏竹的命看著比自己的還要重要。

另一邊許一寧沒有再理那個男人,任憑他在外面敲喊著。許一寧揉揉自己的太陽穴,讓自己放松下來,沒那么辛苦。

很快袁黎昕來到了袁家,幾乎是跳下車來的,快步走進房子里,忽略周邊一聲聲大喊著“少爺”的下人。

下人們第一次看見袁黎昕這樣的臉色,心想發什么大事,不然不會這樣的。

袁黎昕走到客廳,管家看見人了,準備打招呼。

“噓!”一個噤聲的手勢。

管家便不出來了。

袁黎昕來到袁家,看見不卑不亢的容夏竹正在對付著袁家這些老東西。

沒錯,袁黎昕正是用老東西來稱呼他們這些人。

可是沒過多久袁黎昕就聽到一句他不想聽到的話,也許他認為她只是為了對付袁家那些人而已,試圖說服自己,但是他還是很傷心。

“不用說了,這是我們自己的事情,想來就來,不想來就不來。”袁黎昕忽然站出來。

容夏竹吶了一下,她沒有想到袁黎昕回來這里,忽然一怔,剛剛的話他聽了多少?該不會是誤會了吧?

袁黎昕上去拉著容夏竹的手,居高臨下,看著容夏竹。

容夏竹被他一看,有點嚇到了。

容夏竹站起來了,不管他聽了多少,她都要緊緊握住他的手,因為她不是一個人在戰爭,是一起。

袁黎昕和容夏竹一起堅定的眼神,在袁父看來都是叛逆的眼神,都是大逆不道。

“改天再來。”袁黎昕不容置疑地說道。

他拉著容夏竹的手,不管容夏竹有沒有跟上他,快步離開。

容夏竹有點跟不他了,再加上他腳里穿著高跟鞋,更加不好走路。

“我就要摔倒了。”容夏竹有點委屈,眼睛里充滿了淚水。

袁黎昕嗯了一下,放慢自己的腳步,讓她跟上,同時也回頭看了她一眼。

袁黎昕把人弄進車里的副駕駛上,打算和容夏竹算賬,自己走到駕駛位,腳上一踩,車子飛奔出去。

容夏竹揉揉自己的手腕部,看著紫紅紫紅的手腕部,更加委屈了,眼淚終于忍不住流下來了。

“我也不是想騙你的,我知道你不想我來,但是我也不想你因為我弄成那樣啊?”容夏竹流著眼淚,一邊揉手。

委屈地訴訟著自己的理由。

“我……”

袁黎昕放慢自己開車的速度,慢慢地冷靜下來了。

“我不知道你聽了多少,但是我說那些話都不是心里話來的。我只是為了對付他們而已。”容夏竹雙手放在袁黎昕的手臂上,試圖讓他相信自己。

袁黎昕慢慢地開回到他和容夏竹住的地方了,自己一個人打開車門走下去,沒有理會容夏竹。

他覺得自己需要冷靜一下,思考容夏竹剛剛所說的話。

袁黎昕來到書房,我很想相信容夏竹所說的話,但是腦子里有兩個小人在打架。

白衣小孩:“她是愛你的,你要理解她。”

黑衣小孩:“她只是利用你而已。”

白衣小孩:“不是。”

黑衣小孩:“是的。”

不久,兩個小孩打起來了,不分勝負。

袁黎昕看到桌子上的文件,那些都是自己為了陪容夏竹有更多的時間,把文件拿回家,晚上等她睡著后加班來處理,這時候他覺得自己非常時候工作,企圖忘記那些不開心的事情。

袁黎昕拿起鋼筆,很認真地看著那些文字,他發現自己呆在那里了,一直都在想著,無法集中精神。

容夏竹看著袁黎昕走進去,沒有幫你自己,有點傷心,她都這樣和他解釋了,怎么都還生氣啊。

她拿著自己的包以及手機,看到了許一寧和袁黎昕打給自己的電話,還有一條許一寧發給自己的短信。

“容夏竹,你死去哪里?不見人影,不知道有人在擔心啊?不接電話。”

“還有袁黎昕知道你去袁家的事情了,現在我自身難保了,你自己解決吧。”

想早上他因為自己離開一會,就以為自己離開,到處尋找自己。

容夏竹忽然理解袁黎昕的生氣了,她很開心,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很擔心自己,愛自己,才會那樣做。

容夏竹想了一下,等一下要去哄哄那個愛著她的男人,不過這之前要辦一件事情。^_^

ICP備16012254號 PinShu.com Copyright @ 2014-2016 武漢品書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@ 版權所有
电子游艺论坛白菜大全